穿条纹睡衣的小孩

罗迪

打算写篇罗迪文,大家想看什么,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,我现在灵感枯竭了都。

[罗迪/ABO]慵懒

ooc预警

ABO设定,罗A迪O

私设双方皆无女友,罗总只有迷你罗一个孩子

时间线混乱,就当平行时空来看吧

再次OOC预警,自割腿肉,不喜勿入

      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到床上时罗纳尔多已经醒过来了,他几十年如一的生物钟提醒他的身体清醒过来当然也包括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但迪巴拉还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很显然这个年轻人的体力还不如他这个“老年人”,经过昨夜一番折腾后,迪巴拉现在睡的很熟。

       就像每个他们一同迎接的清晨一样,罗纳尔多将手撑起来仔细端详着迪巴拉――他正睡在他的手边,恬静且温顺,像只不设防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没有训练,我可以起晚一点。他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   他是一个漂亮男孩。罗纳尔多想,我一个人的漂亮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迪巴拉睡着的时候,长长的睫毛乖顺地垂下来,在眼下落下一片阴影,偶尔会扑闪一下,像是梦到了什么坏东西。他的眼睛更美,罗纳尔多回忆起迪巴拉绿玛瑙般的眼睛――有时候他会在进球后用这双漂亮眼睛看着他,像是个求表扬的小狗狗;当然他还是更喜欢那种时候,那双绿眼睛带着泪向他求饶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 他的嘴巴微微张开,嘴唇上还有昨夜被他啃咬所留下的痕迹。迪巴拉的嘴唇软软的,吻甜甜的,在亲吻时他总喜欢咬几口,这招致了迪巴拉的不满,但他的抗议通常无效,毕竟他往往会把迪巴拉亲软,

然后迷迷糊糊地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就是年轻人的魅力所在,青涩而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现在已经不早了,他该提醒迪巴拉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罗纳尔多将手放到迪巴拉脸上,轻轻地摸了两下。“迪比,起床了。”他轻声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年轻人并不给他面子,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,然后向罗纳尔多的方向靠近一点点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 罗纳尔多好笑地看着迪巴拉像个孩子一样,看见他皱眉,又不禁想到这个小宝贝每次和他生气时都会皱眉装凶,虽然那看起来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――而且通常是迪巴拉先败下阵来,委委屈屈地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现在真的不早了,是该起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罗纳尔多决定换个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将放在迪巴拉脸上的手往下,轻轻地抚摸颈后的腺体,这会让熟睡的小宝贝身体微微颤抖,然后释放出混杂着白雪松味的薄荷味的信息素。他再将自己白雪松味的信息素释放出一些,然后凑近一些,亲吻迪巴拉的脖子――那上面还有未消的红痕。

         迪巴拉醒了,但身体先于脑子清醒过来。他睡得正香,却突然被人摸了摸腺体,还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,好像天天都闻到过这个味道来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迪巴拉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地感受到脖子上痒痒的,便伸手去摸,却摸到了罗纳尔多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别闹了,我要睡觉。”迪巴拉刚醒,声音中还带着软软的鼻音,还有显而易见的沙哑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该起床了,迪比。现在已经不早了。”罗纳尔多抬起头,微笑地看着迪巴拉。

         迪巴拉这才意识到阳光已经霸占了大半个床了,于是反过来责怪罗纳尔多:“克里斯!你怎么不叫醒我!”“很显然我刚刚还在尝试叫醒你了,但你太累了,睡得很熟。”罗纳尔多挑了挑眉。于是迪巴拉的脸腾得变红,他对昨晚的记忆深刻――不论脑子还是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昨晚是尤文图斯的庆功会,他们好不容易结束了紧张而激烈的赛事,并且捧回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奖杯,显然他们都高兴得过了头――不仅仅是因为冠军,还因为他们终于有一个不讨论赛事而可以做点其他什么的晚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个慵懒的早晨。

         迪巴拉自知说不过他,便掀开被子想要起床,他需要清理一下,罗纳尔多的信息素让他后/面又/湿/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罗纳尔多好像知道他的意图,用手按着他酸痛的腰不让他起来,还凑上去给了他一个吻,浅尝辄止。但这个吻像是一个触发点,情/欲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和你睡了。”迪巴拉带着还未褪去的哭腔说。罗纳尔多笑出声来,把生气的小家伙揽进怀里,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亲吻,小家伙却在亲吻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已经霸占了整张床的阳光想到――
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确慵懒过头了。

     



TBC

可能会有后续,毕竟放假了。

另外,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可爱。